• Jul 27, 2010

    贪恋 - [似水流年。]

    不知道第几次扭伤脚之后,一时间气愤异常,只觉得万分的委屈。

    那一瞬间,似乎所有的不满和怨愤都涌上心头,眼眶开始泛酸,好像一眨眼,泪水就会留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呼吸急促,大街上人来人往,侧目我的狼狈。

    只不过是一时微微的走神,就又这样狼狈的摔倒,还是在超市门口。

    我很生气,生自己的气,也生别人的气,最大的气还是为什么摔得这么痛,痛的我想站都站不起来。

    艰难的站起来后,有那么...

  • Dec 15, 2009

    回忆 - [奈何天。]

    阴沉着的天色,傍晚时分开始的雨。

    秋之末尾,冬之开始,这冷森森的雨水,带来格外沉痛的气息。

    温度忽然下降,就好像,从心底渗出的寒冷,无始无终。

    渐渐明白,我,在渐渐失去我的语言。

    语言代表一种能力。

    语言体现一种力量。

    失去了自己的语言,意味着,失去了那种,属于自己的力量。

    什么都是匆匆。

    什么...

  • Dec 4, 2009

    - [奈何天。]

    日复一日的灰霾。

    每时每刻呼吸的空气似乎都是灰尘。

    从来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被海包围的城市,会有这样的空气。

    不停的喝下温吞的或者滚烫的水。

    然后,所有的水分,又迅速的从气孔散失。

    不停的喝水,不停的渴水。

    很多人生病,我也有点感冒。

    鼻塞,打喷嚏,喉咙痒痒的,声音哑哑的。

    有时候不知道那些做过的...
  • Oct 12, 2009

    野游 - [游园惊梦。]





    走错了路,不知不觉已经爬上小梧桐。

    上去的路,三千七百个台阶。

    一心想着,爬到顶,从别的路下山去。

    谁知,到了顶,才知道,只能原路返回。

    于是于是,又是三千七百个台阶。

    下得山来,已经不是一个喘字可以形容。

  • Sep 21, 2009

    惊雷 - [似水流年。]

    出得门来,下起雨。

    倏忽而至的夏日阵雨,畅快淋漓。

    穿上有些时日没穿的高跟鞋,去赴约。

    和婚纱店约好,去选照片。

    辛苦了那么久,终于将要看到结果。

    有一点点期待,希望看到想要的结果。

    上车的时候雨势转大,车窗外一片朦胧。

    轰隆隆的雷声,好像就在耳根下。

    来到南方才发现,那雷声听起来那么的近。...

  • Sep 19, 2009

    空袖 - [似水流年。]

    不相信命运,但是却相信,有些事,有些人,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常常感觉到身体内部传来的疼痛,而今,终于明白原因所在。

    说来奇怪,我是个非常非常非常怕痛的人,却在不知不觉中忍耐这若有若无的疼痛那么久。

    慢慢的回想起来,竟然有几年的时间了。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怕死么?

    每次的答案都是,不怕死,怕慢慢的死,怕疼痛而死,怕挣扎而死。

    如果死亡是瞬间,那么...
  • Nov 29, 2008

    流年 - [奈何天。]

    趁着沉沉夜色去参加老师发起的聚会。

    城市的好处之一,就是,即便是清冷的夜,灯光闪烁带来温暖,没有来的贴心关怀。

    聚会上老外滔滔不绝的谈婚姻和爱情,让人觉得不现实。

    山姆大叔的观念是,爱就爱,不爱就不爱,爱的时候是夫妻,不爱的时候就各奔东西。

    中国人比较的含蓄,顾及方方面面的感受,很少斩钉截铁的决绝。

    美国人总是浪漫,中国人总是现实,虽然经常的诗词歌赋风花雪月,还是清醒的知道镜花水月。...

  • Nov 26, 2008

    看电影 - [姹紫嫣红。]

    很久很久之后,终于又在电影院里看电影。

    上次在电影院看电影,似乎还是大学时候。

    拿着建行的赠票去看了个夜场,原定周一去的,结果发生意外,于是改成昨晚。

    总的来说,在电影院看电影还是很震撼的,音响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好的我使劲往后缩。

    尤其是打斗场面,那音效,我都恨不得缩到墙里面去。

    看夜场的人不多,或者说,很少,整个房间里也就二十个人左右,好像看转场。

    看的是《地狱男爵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