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2, 2010

    青青子衿 - [桃之夭夭。]

    转过来一篇以前写的东西。

    天寒地冻,天寒地冻。

    真希望可以看到北方的那场铺天盖地的风雪。

    天地间都是白的,没有边际,没有尽头。

    那种彻骨的寒冷,那种很多年都消失不见的寒冷,那种让人清醒的寒冷。

    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前,塞北,就是连天连地的草原吧。

    可以纵马奔驰,可以追逐月日。

    可以放开嗓子,嘹亮的歌唱。
    ...
  • Mar 17, 2009

    深渊 - [奈何天。]

    有时候需要做些什么让自己平静下来。

    内心的平静是一种极难获取的力量。

    会间隔的感觉烦躁。

    看看自己写下的文字,不过是在文学和半吊子之间无奈的摇摆。

    我想,我已经写不出纯粹文学的字眼。

    纯粹的文学,需要纯洁的信仰和理解。

    不停的更换模板,最终还是选择简单的白。

    看完《游龙戏凤》,享受简单的美好。

    ...

  • Mar 6, 2009

    烈爱 - [姹紫嫣红。]

    看那本关于吸血鬼、狼人和人类的爱情小说,有段日子。

    看了前两本,暮色,新月,没有看出什么味道来。

    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一号不喜欢那个温暖的狼人,那个时时刻刻温暖她的狼人。

    尤其是在吸血鬼那样的离开她伤害她之后。

    虽然书看的不怎么样,但是一直很期待改变的电影,想看看那个帅气的吸血鬼。

    今天终于看到这部期待已久的电影。

    可以说,一看到电影里的男一号,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