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2, 2010

    青青子衿 - [桃之夭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ica7953-logs/72754118.html

    转过来一篇以前写的东西。

    天寒地冻,天寒地冻。

    真希望可以看到北方的那场铺天盖地的风雪。

    天地间都是白的,没有边际,没有尽头。

    那种彻骨的寒冷,那种很多年都消失不见的寒冷,那种让人清醒的寒冷。

    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前,塞北,就是连天连地的草原吧。

    可以纵马奔驰,可以追逐月日。

    可以放开嗓子,嘹亮的歌唱。

    当城市取代了乡村,当砖瓦取代了土壤。

    天地间就只有一种漠漠的灰色,再也不见碧油油的麦浪。

    很多年以后,我还是会怀念家乡的寒冷,和那分明的季节。

    短暂的春夏,漫长的秋冬。

    或者说,塞北只有两个季节,温暖的夏,寒冷的冬。

    然而即便是寒冷的冬,也透出一种勃勃的热情。

    这种寒冷,让人分外的感受到热情和温暖。

    冰天雪地里的一点热气,都会化成无边的涟漪,荡漾在心头眉间。

    北方,北方,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乡。

    南方,南方,让人柔肠寸断的战场。

    没有硝烟的战场,没有声音的擂台。

    生与死,成与败,都是那样鲜明生动。

    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舵手,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前途迷茫。

    得到什么,失去什么,从来不曾这样暧昧。

    得到的真的得到了么?失去的真的失去了么?

    不知道,不晓得,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即便是家乡,也已经没有茂盛的草原可以流浪。

    纵然是战场,也可以用从容的情怀去歌唱。

    生而为人,只能在天地间激越的沸腾。

    谱一曲,天地为之动容。

    唱一声,万籁俱寂,心花怒放。

    打开了心,就可以在宇宙间徜徉。

    生而为始,死而为终。

    如果有来生,那么又是一个轮回的开始。

    披挂停当,跃马挥缰。

    金戈铁马,琴瑟铿锵。

    衣衫猎猎,鬓发飞扬。

    开天辟地,裂土分疆。

    正所谓,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心飞扬,身才能驰骋。

    然后,可以感受,天地间,古老的脉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