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15, 2009

    回忆 - [奈何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ica7953-logs/53933260.html

    阴沉着的天色。

    傍晚时分开始的雨。

    秋之末尾,冬之开始。

    这冷森森的雨水。

    带来格外沉痛的气息。

    温度忽然下降。

    就好像。

    从心底渗出的寒冷。

    无始无终。

    渐渐明白。

    我。

    在渐渐失去。

    我的语言。

    语言代表一种能力。

    语言体现一种力量。

    失去自己的语言。

    意味着。

    失去了那种。

    属于自己的力量。

    什么都是匆匆。

    什么都是枉然。

    走在香港。

    车水马龙之间。

    人来人往。

    忽然失去力量。

    失去了那种。

    支持自我的力量。

    我,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就连面对自己,也这样,苍白无力。

    又怎么。

    去征服。

    时间。

    张着黑洞洞的血盆大口。

    吞噬。

    人生。

    无穷无尽的忍耐。

    不甘。

    每一分钟,每一秒钟。

    都在成为回忆。

    每一分钟,每一秒钟。

    我都在消逝。

    能够拥有的,是什么。

    能够留下的,又是什么。

    青柳立夏说,人为什么要活着,又为什么要不停的活下去。

    或许,在拥抱死神的时候,总会恐惧和不甘。

    恐惧死亡。

    恐惧消逝。

    那些消逝的。

    终究成为无人记得的空白。

    可是这个世界,本身,并不是为了存在,而存在。

    记得,亦或,忘记。

    都是微妙的情意。

    曾经把酒言欢。

    而今相对无言。

    是命运的安排。

    也是自己造成的结果。

    彼时彼地。

    山高水长。

    那些无所畏惧的勇气,随着年龄,渐行渐远。

    好在,总有些事,能够平静的面对。

    争取,还是,放弃。

    留下,还是,出发。

    只要,能够,无悔。

     

    Loveless 。

    Beloved 。

    喜欢,就好。

    这样,就已经,很好。

    分享到:

    评论

  • 亲爱的,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