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9, 2008

    流年 - [奈何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ica7953-logs/31940380.html

    趁着沉沉夜色去参加老师发起的聚会。

    城市的好处之一,就是,即便是清冷的夜,灯光闪烁带来温暖,没由来的贴心关怀。

    聚会上老外滔滔不绝的谈婚姻和爱情,让人觉得不现实。

    山姆大叔的观念是,爱就爱,不爱就不爱,爱的时候是夫妻,不爱的时候就各奔东西。

    中国人比较的含蓄,顾及方方面面的感受,很少斩钉截铁的决绝。

    美国人总是浪漫,中国人总是现实,虽然经常的诗词歌赋风花雪月,还是清醒的知道镜花水月。

    有的时候,即便是当事人自己,也分不清爱与不爱的界线。

    家庭,是靠爱来维系,只是这爱,已经不是当初的天雷勾动地火,而是渐渐融入血脉。

    也许,终其一生,有些人依旧无法爱上那个枕边人,但是习惯却是无孔不入的让人欲罢不能。

    爱,不爱,不是绝对的黑白分界。

    当带上婚戒,许下那个承诺,真也好假也好,冥冥之中,已然缔结一纸契约。

    撕毁契约,总要付出代价,得失平衡,内心感觉。

    古人总是说,人生苦短,儿女情长,身世飘零,露水情缘。

    可见幸福也好痛苦也好,我们执意寻找的,都是《寻秦记》里项少龙所说的那一滴蜜糖,哪里顾得了身前身后。

    这几天气温下降,空气中水分流失,天气干的让人恨不能整天泡在水里。

    喝再多的水也留不住,感觉整个人就是个空空的容器。

    中午要和几个姐妹淘去吃湘菜,这天气吃湘菜,整个一往火坑里跳。

    分享到:

    评论

  • 原来我一直嘲笑某女,在爱情上吃一百个豆腐都不嫌腥。现在看来,我似乎五十步笑百步了,我鉴赏男人的眼光永远都是那么拙劣。唉,原来我一直都在爱情这条路上狂奔,猛然间停下来察看周身,原来我是在裸奔,回首望去什么都没留下。
    露水情缘,这四个字我喜欢,符合我目前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