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4, 2007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奈何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ica7953-logs/28029760.html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事过境迁,物是人非,旧时红颜今朝客,曾经沧海,再难有昔日纯净的心清凉的眼神,不是没有缘分,只是缘来缘去,余香在手,人迹渺茫。
    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个人要是从另一个人的生活里消失不是什么难事,想再找到就困难了。想想那些曾经一起欢笑一起奋战的朋友,现在也是天各一方没有什么联系,更何况是那驾鹤西游的人呢。
    那次看金庸的一个节目,节目最后说金庸现在着手修改自己的作品,其中提到说张三丰对自己挚爱的徒弟的死表现的不够深刻,那样深刻的师徒之情,张五哥死的时候张三丰内心的悲凉远远不是书里写的那样浅显,那时我看到还不觉得如何,因为看书的时候速度很快,看到一个人死也只是初时的惊讶,没仔细去体味期间的沉重,就好像一个人的手指断了的时候刚开始只是恐慌而不觉得疼痛,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钻心的痛。现在有时候会想起来一些看过的书里面的情节,忽然明白那些看着死者逝去的人心里面深深的哀痛,那哀痛远不是语言文字可以表达,远不是时间可以冲淡抹去。
    一旦失去,再不能寻回。
    可恨之人必有可爱之处,再可恨的人死了也有人记得他的好处。以前年纪小不懂得母亲持家的难处,什么事情都是愣头愣脑的,不明白人情世故是多么的重要,人生在世,草木一春,只有人情友谊是个念想,所以人上了岁数就格外的思旧人,那些旧日的朋友,那些一同经历了风雨的朋友亲人,那些血脉相连的人,纵然有万般的不是,终究是这一生难得的珍宝。
    做女人,还是要多多心怀慈悲,待人以善,这就是所谓的圆融吧,只有圆融起来的人才能真正闻到那馥郁的香气。上帝创造女人,是繁衍,是融合,更是弥补,这个世界太刚太冷,女人的使命就是带来温暖送来花香,而不是毁灭和消减。
    分享到:

    评论

  • 写的真好,你终于不是以前的那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