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30, 2008

    茶糜 - [奈何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ica7953-logs/28029709.html

    早上出门,凉风扑面。

    暴雨后的清新。

    翠绿的叶子迎风招展。

    街上淡淡疏落的人来人往。

    喧嚣中的沉静。

    天空是澄净的蓝。

    微微潮湿的空气。

    想起前几日买的被子。

    大多的碎花,我钟爱的图案,疏淡的红,闲闲铺满。

    细密紧实的针线,凸凹的斜纹。
    人有时候会恋物。

    大约是因为物比人可靠吧,不会那么的善变。

    看了一本奇怪的小说。

    总是觉得,在结婚之后,还牵挂着旁的,是不明智的。

    总要学会取舍。

    得不到,柔肠寸断的挂怀,终究是虚无。

    尤其是那害人害己的空空牵挂。

    须得放手便要放。

    同时又很怀疑,真的会爱一个人那么久么

    爱情,是瞬间的激荡,这瞬间过后,余下的是习惯,是亲情,是了解和懂得,唯独不再是爱情。

    所以,又何苦苦苦追寻那一瞬间的长久?

    这样恬淡安宁的早晨。

    分享到:

    评论

  • 得不到,柔肠寸断的挂怀,终究是虚无。尤其是那害人害己的空空牵挂。须得放手便要放。说得好,得不到的,干脆不要去想,越想越想要!
  • 总要学会取舍。"得不到,柔肠寸断的挂怀,终究是虚无。尤其是那害人害己的空空牵挂。须得放手便要放。"说的太对了,与其自己痛苦折磨,还不如放手,放开才是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