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0, 2007

    且共从容 - [奈何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ica7953-logs/28028479.html

    我的茉莉开了,洁白的花朵,一室的芳香。

    在这小小的斗室之中,这一盆绿色的植物顽强的愉悦的生存着,自开自谢,从容优雅。

    每一多花苞的绽放,都是一次满足的成功。

    开过了,就谢去 ,也没有什么怨怼,只是自由快活的活着。

    生存的境界就在于这里。

    不是为了什么特别的目的,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生活,为了愉悦也好,为了什么也好,很多都是自然的行为,都是天生的秉性。

    我自花开我自乐,管他什么世道什么春秋。

    在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花未全开月未圆”,一切尚有圆满的余地,我想这事人生最幸福的境地,没有登峰造极,也没有在滚滚黄沙中苦苦挣扎,空谷蝉鸣,暮鼓禅钟,有清凉的风穿越林间枝桠,带来远方雨雾的问候。

    对这个城市,不是没有怨过,只是渐渐发现了他的美,一种妖娆繁盛的美,如同吴哥窟里茂密生长的热带植物,充满危机和活力,迟钝的人应付不来,简单的人亦无法生存。可是我终究还是恋上了这一个热带纬度的城市,也逐渐学会了欣赏它的妩媚妖艳,慢慢领会了夜幕下它所呈现的原始和时尚。这是一个混合的城市,却爆发出纯粹者所不能为的力量,如同上帝的混血之子,有不竭不尽的力量源泉。

    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地狱,什么是天堂,什么是生存,什么是生活,以及,什么是真正的从容。

    分享到:

    评论

  • 我内心起伏,假装去从容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