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8, 2008

    鼠年第一篇 - [奈何天。]


  • Jan 23, 2008

    寻找同路人 - [奈何天。]


  • Jan 11, 2008

    笑傲江湖 - [奈何天。]


  • Jan 11, 2008

    冬日暖阳 - [奈何天。]

    冬天里忽然回暖,二十几度的天气,暖洋洋,懒洋洋。 南方的冬天大概就是这样吧,没有那么冷的天气,会忽然间让人觉得好像是春天。 想起家乡的冬天。塞外的冬天是妩媚善变的,如同银装素裹的丽人,妩媚妖娆,瞬息万变。 还是免不了怀念塞外那寒冷的冬天,那格外让人觉得温暖可贵的冬天,时常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冬天,那让我格外痛苦的冬天。 昨天早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结婚了,却是两只手上都带着戒指,结婚戒指戴在右手,左手的比右手的大,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男人拉着我的左手,一脸悲伤坚毅的表情。 我知道对于婚姻,我总是...
  • Jan 8, 2008

    枯竭 - [奈何天。]


  • Jan 8, 2008

    微尘 - [奈何天。]

    不知道该写什么。 似乎是很多话要说,到了这里又都说不出来。 昨天晚上几乎是通宵,翻看日记本,用陌生的字迹继续写自己的故事,那些许多年以后只有自己会看到的故事。 寂寞的舞者。 07年,我终于看到自己的渺小,在很多很多的事面前无能为力。 然而我又不甘心。 寂静之中的呐喊,是不是格外的凄厉? 常常感觉自己如同那些执着的斯巴达勇士,孤独的奋战,为了理想和信念,不言放弃。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者谓我何求。 08年,金戈铁马,万里山河。
  • Dec 17, 2007

    博客生涯 - [奈何天。]


  • 今天偶然找到一首好听的歌,一个女人用俄语低声吟唱。 音乐,听得懂歌词是好的,听不懂也没有损失。旋律是共同的,没有国界和地域之分,要的是诚心倾听的感觉。 我对这首歌的感觉,就是那种迎风起舞的飘渺惊艳,或者说一见钟情,完全符合我一贯的潜在的要求。 一见钟情。然什么是一见钟情,或者说什么是我的一见钟情再难忘怀? 我曾经无数次在梦中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一段天籁之音,在高山之巅,或是大河之畔,亦或竹林深处,和乐而舞,翩翩而舞。那旋律,是天地的暗流。流水,树叶,清风,大朵大朵的云彩...
  • Dec 17, 2007

    莫莫和柚柚2 - [奈何天。]

    杀千刀的笨乌龟。 我终于明白乌龟是怎么笨的。 这两兄弟自从进了我的家门,就没吃过东西,无论给什么,一概不问不理,现在天天躲在我随手扔进去的白色泡沫地下,不言不语。 我自问不是刻薄的主子,这回子也不晓得哪里得罪了它们,以至于这样待我。 天杀的,存心要看我成为刽子手么? 我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却也不是那种生杀予夺视生命如草芥的主,难道真要拼个鱼死网破么? 真想狠狠戳它们一顿。 笨笨笨笨笨笨笨乌龟。  
  • 我就知道,好的创意都是晴天霹雳一般的到的。 换句话说,就是,那个创意晴天霹雳一样的电击了我。 前几天还在为店名冥思苦想,恨不得把全部的脑细胞都抠出来重新排列组合一遍,或者在脑子里装个智能系统搜索引擎之类的,敲进去几个词鼠标一点哗啦啦就出来一大堆,省得我天天这样的难受。前天,准确的说是前天的半夜昨天的凌晨,一个念头一下子就出来了,就像初中的时候做几何,找了很久的辅助线一下子自己出来了,那叫一个爽啊,妙不可言。 于是,我郑重的宣布,本姑娘的小店,有名字了。 这已经是一个得来全不费工夫了,眼下又有...
  • Dec 13, 2007

    莫莫和柚柚 - [奈何天。]

    昨天晚上猪头赶着投胎一样买了一对小巴西龟,雌雄各一只,本来是想只买一只,后来我觉得一只很可怜,连个交流的伙伴也没有,就买了两个。 名字是我给起的,也是顺手拈来,男生叫莫莫,女生叫柚柚,莫莫比较彪悍,特别好动,拿在手里也不怕人,还是张牙舞爪的,柚柚就比较害羞,胆子也小,经常有一点动静就缩到壳子里偷偷往外看,不过柚柚和莫莫倒是挺亲近的,两个小家伙老是挤在一起,一起努力的往上爬,往外爬。 卖龟的那个杀千刀的告诉我说给它们吃那种饲料就可以了,可是我们这两只小家伙对那饲料根本就熟视无睹,大踏步的从饲料上爬...
  • 本来今天是我的小店开张的日子,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呀。 这段时间一直在和厂商协商商品的问题,因为那边一直拖拖拉拉态度暧昧以至耽误了我这边的运作,也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大爷呢,现在是我们求着人家嘛,不过还好,这个周末总算是有突破性进展,终于找到一个说了算的痛快人,十分钟之内解决问题,算是迈出了具有建设性意义的一大步。 因为要自己开店了,最近一直在淘宝上东看西看的。我觉得想的再多也不如实际做起来的好,一边做一边改善,一边改善一边完善,时间长了就有自己的生意经。今天就小有收获。 想法一:代买手机。一个...
  • Dec 8, 2007

    游花卉世界 - [奈何天。]

    今天是周末。 昨天策划了很久去哪里逛逛,最后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这个城市说起来很大,但是真正可以好好玩玩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尤其是现在这样不冷不热的天气,中午的太阳还不小,早晚却已经是很凉快。本来打算找个地方野餐,后来也只能作罢,一来是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二来是现在不比大夏天什么地方都可以坐可以歇,这天气虽然还是暖和的,但是在石头凳子已经坐不得。策划的最终结果,就是去花卉世界看看。 花卉世界离我住的地方也不是很远,还算是方便。想到那个地方去看看,主要还是看别人在那里买了宠物老鼠挺好玩...
  • Dec 4, 2007

    欢乐喜哀 - [奈何天。]

    这几天有点焦头烂额的感觉。 我一直都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店,也不需要很大,卖那些我喜欢的东西,那些让我看起来九觉得很舒服的东西。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到了具体实现的阶段,但是做起来却觉得有点像天狗吃月亮-无处下口,要做的事情很多,要考虑的细节很多,渐渐的就有点没有头绪。 有一种无可奈何的乏力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冬眠的时段,总是觉得身上懒懒的,什么都不想动,什么都不想想,但是心里又清楚的知道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等着做,都是拖拉不得的,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矛盾,一方面拼命的考虑还有什么要做,还有什么没做...
  • Dec 3, 2007

    那时花开 - [奈何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