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极》在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大结局。 想来想去,没想到还是看到这样的结局。 不圆满,但是很真实。 巫马和桑青终究是隔水而望。 他,已经不是当初的莽撞少年。 她,却还是温婉如初。 他已经不再仅仅惦念世间一点温暖情谊。 她想要的却还是执着的家。 于是,近乎交叉的姻缘线悄然错开。 冥冥中自有力量,将那不同路的人天长水阔的分开。 原来是天涯咫尺。 现在是咫尺天涯。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好,可以有很多种理由。 却并不一定全然是出于爱。 巫马的精神已经俯仰天地。 桑青与他,是...
  • Mar 27, 2008

    江湖 - [奈何天。]


  • Mar 26, 2008

    清歌断肠 - [奈何天。]


  • Mar 25, 2008

    淡定 - [奈何天。]

    偶然在别人的博客上看到关于暧昧的论述。 暧昧,一个温暖而又清冷的词汇。 踏前一步,万丈深渊; 后退一步,隔岸观火。 这就是我对暧昧的理解,或者说,是,我的暧昧。 坦白的说,不是一个享受暧昧的人。 更喜欢性质明确气质纯净的东西。 暧昧,远不如纯粹的友谊来的温暖亲切。 友谊,心无旁骛。 暧昧,寝食难安。 忙里偷闲看讲佛陀的书。 我相信佛陀是有大智慧的智者,可以那样的淡定,恩慈。 有没有法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带给你内心的平和。 每天每天,都希望睡死在床上的时候,淡定就是信仰。...
  • Mar 21, 2008

    寒月悲笳 - [奈何天。]


  • Mar 18, 2008

    静影沉璧 - [奈何天。]

    正午时分。 刚刚下过雨。 黄叶飘摇。 恍然中想起《烈火如歌》中如歌于玉自寒相逢的场,又好像是《情人保镖》中心急如焚的郭旭终于找到崔婷,那一树纷纷坠落的红花、黄叶,终究挡不住玉人温婉的容颜。 上穷碧落下黄泉,只为找到她,守护她,甘之如饴,倾尽所有。 神佛亦然有爱。 法海也会怦然心动,释迦也会会心一笑。 我喜欢那样温文如玉的男子。 博爱苍生,心怀淡薄,俯仰天地,无愧众生。 只是在看到她的一霎那,心花怒放。 天地间,浮云漫卷,白驹过隙。 眼里之见到她,心里只想念她,她那一颦一笑,倾国...
  • Mar 15, 2008

    叶落有时 - [奈何天。]


  • Mar 15, 2008

    红尘有爱 - [姹紫嫣红。]

    三月,草长莺飞,电影繁荣。 这个季节喜欢古典。 原来不知道欧洲人说的古典和复古是什么,看了几部电影才知道,原来,古典,之于他们是这样一个概念。 《伊丽莎白之辉煌年代》很好。 一个女人,纵然有男人的心胸,能为男人所不能为,然在空闲下来的时候,总还是女人,会下意识的寻找异性的支持和力量。 她是君主,是一国之主,也是女人,是不会为任何男人所能掌握的女人,这样就很好。 孤独,寂寞,是有的,但是血液里激情澎湃是真的。 最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女人就是女人,是不需要任何修饰词来形容和修饰的女人,也只...
  • 要全力以赴做事之前会感觉到心跳。 肾上腺分泌旺盛。 似乎全身都在颤抖。 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生气的时候,身体会进入战备状态。 怒气过去,解除战备,那些储备的物资就要重新安排。 于是,我对自己说,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生气的时候可以感觉到血液加速,和强烈的破坏欲望。 我不生气。 我只是有一点悲哀,和,无奈。 蝴蝶注定飞不过沧海,这是宿命。 能飞过沧海的,是雄鹰。 现在发现,要达到境界不容易。 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只鹰,孤独而桀骜的苍鹰。
  • Mar 4, 2008

    微尘 - [奈何天。]

    在超市里面买牛奶,水果,签字笔。 在小店里面买钱包,拎包。原来的钱包用到烂掉。 清洗衣物。 打扫房间。 给残破的书换上新的书皮。 喝掉两盒酸奶。 挂在网上。没有声音,亦不现身。 抚摸寂寞的手指。 情绪是阴影下的灰尘,影影绰绰。 没有欢喜,没有哀痛。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深呼吸。 失掉了盼望,也就没有惊喜。 对自己说,生活是美好的。
  • Mar 4, 2008

    昙花一现 - [奈何天。]


  • Mar 2, 2008

    馥郁自芬芳 - [奈何天。]


  • Feb 29, 2008

    流光 - [奈何天。]

    惜往事,思流光,易成伤。 当坚冰融化成流水,有什么在悄悄改变。 错过的姻缘。 那些辜负和被辜负的人们。 为什么那些被伤害了翅膀的天使甘愿在人间沉沦? 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
  • Feb 29, 2008

    飞天 - [奈何天。]


  • Feb 18, 2008

    春去春又来 - [奈何天。]

    春去春又来。 又是一年了。 长大后觉得时间过的很快,渐渐可以体会小时候大人所说的不能浪费时间的心情。 只是当时年纪小。 莫莫死了,我发现的时候它已经缩在壳里闭上眼睛。有一点点心痛,是我没有照顾好它, 遇到我,是它的劫数。 柚柚还在顽强的坚持,不知道还可以坚持多久。 过年的时候感觉像仪式,仪式的意义在于,带来郑重和开始,有开始才有结束。 生活是什么,就是把自己慢慢的满满的沉沉的泡在日子里。 要来的总是要来,压力总是存在,慢慢适应吧。 每过一年,就会不知不觉的损失一些朋友。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