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31, 2008

    我记录 - [奈何天。]

    有些日子没有上来更新。


    其实最近码字还算勤快。

    在另外的两个博客上可是了两个巨大的工程。

    一是开始写《书和我的故事》,我自己的故事。

    另一个是专心的努力的写我的书评和影评。

    这都是看不到头的工程,好在也不赶时间。

    刚开始写,觉得有点涩,感觉像刚开始写博客的日子。

    以后会逐渐的顺畅起来吧。
    ...
  • Jul 27, 2008

    说不破 - [奈何天。]

    闷热的午后。

    忽然雷声隆隆。

    闪电接踵而至。

    那滚滚的雷声,由远而近,几乎就在耳边。

    在耳边,平地起惊雷,干裂裂的声音。

    闪电,犹如鬼魅,眨眼间溜过眼前。

    于是想,莫非是将有一场暴雨?

    已经不能够说是大雨,只能说是暴雨。

    倾盆暴雨。

    那样的大,那样的磅礴,那样的充沛。...
  • Jul 26, 2008

    不可说 - [奈何天。]

    佛曰,不可说。

    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不可说的。

    那些能够用语言表达的,多半是浅白的。

    内心深处的,骨髓深处的,头脑深处的,统统都是,不可说。

    无法表达。

    亦不知道该要如何表达。

    接到大学同学的电话,诉说生活的苦楚。

    不知道要如何抚慰。

    只能沉默。

    用沉默来表明,我在听,你...
  • Jul 20, 2008

    好事成双 - [奈何天。]

    今天是个好日子,绝对是个好日子。

    一向信奉好事成双祸不单行,事实证明,虽然“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是好事还是有的。

    今天,是个好日子。

    找到了想看的电影电视剧的下载网站;

    找到了想听的音乐的下载网站;

    找到了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信息的地方;

    发现了三叔的另一个好看的故事;

    总体说来,今天值...
  • Jul 16, 2008

    日记 - [奈何天。]

    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文字下面会有阴影。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究竟是哪里出错。我好像没弄什么呀,为什么会这样?

    理科出身的一个特点标志就是,常常下意识的问为什么。

    问了又怎么样呢?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可是还是改不了习惯,控制不住好奇。

    有好奇心是好的,总是对生活怀有新鲜感。

    不要求那么多,就会常常觉得幸福。

    ...
  • Jul 14, 2008

    为官之道 - [姹紫嫣红。]

    这几天在看《乾隆王朝》。

    不知道这个剧本的真实性有多少,不过确实演出了为官之道。

    和珅这个人,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都是,贪官。

    一句“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就知道他有多贪,现在的北大,那时候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园子。

    但是这样一个贪得不能再贪的官,也还真是要佩服他。

    封建君主制所讲的君臣之道,现在看来是有点人格扭曲的制度。

    君就君吧...
  • Jul 11, 2008

    不知不觉 - [断井颓垣。]

    不知不觉又是周末。

    周五的夜晚,适合放纵和沉醉。

    在百度上搜索的时候,偶然遇到了这首一直想找的歌。

     

    千年修

    【青蛇插曲】
    前世情 流轉許下今生緣
    昔日容顏今日已不見
    不許那 紅塵再惹心頭煩
    偏偏緣定三生離不散
    鏡中月 水中仙
    獨自人間徘徊 只求一個永遠
    千年修 百年...
  • Jul 11, 2008

    日记 - [断井颓垣。]

    鸠模罗什,不知道梵语是什么意思。

    忽然很想坐下来和他好好聊天。

    这样一个睿智的不羁凡俗的高僧。

    想知道他心里追求的是什么。

    也许只是一种禅定的状态。

    然而禅定也是后天。

    先天是无色天。

    是空冥。

    即便是空冥,也有拈花一笑的霎那。

    心动,情动,意难平。

    然而终究要平。
    ...

  • Jul 10, 2008

    常态 - [奈何天。]

    凡俗的人写不出飘逸的字。


    没有信仰的可怕就在于,无所畏惧。

    一个无所畏惧的人,不会恐惧失去。

    不会恐惧失去,也就不懂得珍惜。

    忽然意识到,已经为自己选择了生存的状态。

    是生存的状态。

    而不是生活的状态。

    如今的世界,已经不再是生活,而更多是为了生存。

    要生存下去,要活下去,要努力...
  • Jul 9, 2008

    手忙脚乱 - [奈何天。]

    生了几天病的结果就是平衡感更差。

    本来平衡感就很差,平地也摔跤,现在更差。

    前天砸碎一个饭勺。

    昨天咂嘴一个花瓶。

    至于洒水掉东西之类的更不必说。

    简直是天要亡我。

    虽然我从小到大一向平衡感不好,但是这么差的时候还是不多的。

    学生放假了,图书馆和书店都很吵。

    在街上看到一个人,侧面看起来很像高中...
  • Jul 5, 2008

    冰川运动 - [奈何天。]

    不知道是第几次。

    清楚的感觉到身体里面那个“南极”的冰川运动。

    波涛汹涌。

    板块撞击。

    高山夷为平地。

    平地霎那涌起。

    不由得问自己:这是我的身体吗?

    我的身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 Jul 4, 2008

    日记 - [姹紫嫣红。]

    这几天生病,也没怎么运动。


    从卓越上买了个跳舞毯,玩的不亦乐乎。

    美中不足的是,我这个人学什么都很慢。

    身体协调性也不好。

    所以玩什么一开始都是笨笨的,要很久才能进入状态。

    不过进入状态之后就很好,越玩越好。

    这几天做的梦都很奇怪。

    一个是梦到去一个奇怪的地方,我竟然能飞,而且飞起来很飘逸,很像飞天。...
  • Jul 4, 2008

    健康真好 - [奈何天。]

    不生病的时候说健康,健康是个概念。

    生病的时候说健康,健康是真实的感受。

    每次生病的时候,都殷切的盼望自己好起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总是觉得自己精气不足。

    常常觉得,身体里面有个南极。

    即便是炎热的盛夏,也能感觉到来自身体内部源源不断的寒气。

    于是就有这样的怪癖。

    越是热的难受的天气,越是要吃热热的东西。
    ...
  • Jun 28, 2008

    微尘 - [奈何天。]

    新一轮的台风过境,依旧是间歇的暴雨。


    大雨过后,叶子格外的翠绿。走在街上,从叶上坠落水滴,打在身上,晶莹剔透。

    除了那些郁郁苍苍的榕树,还有很多长着宽大叶子的树木,不知道名字,勃勃生机。

    盛夏的暴雨,格外痛快淋漓。

    有空的时候重新看安妮宝贝,还是很欣赏她的宁静淡定。

    心里有破茧欲出的磅礴力量,面上依旧淡定寻常。

    这样的人,自然有能...
  • Jun 28, 2008

    选择 - [断井颓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