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6, 2007

    选择 - [奈何天。]


  • Jul 30, 2007

    挑战 - [奈何天。]

    最近又生病在家,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这样的人到底适合做什么?


    人人都说上帝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适合他的位置,只有找到这个位置,才能最大限度的实现自身的价值,那么哪个位置是给我准备的呢?

    我觉得一直以来的身体不好,用中医的的角度来说是气血郁结,经脉不通,所以老是有毛病,这样不号,一是心情不好,而来对身体也不好,二来工作找不到感觉也真是难受,每天都觉得是对时间的精力的亵渎,更是对自己青春的浪费。

    所以我想,我应...
  • Jul 14, 2007

    赤裸的太阳 - [奈何天。]

    这几天的太阳实在是太大了,太大太大了。他们都说是赤裸的太阳。


    早上出来就觉得热的要死,阳光落在腿上手上好像要着火似的,火辣辣的,我这个最怕太阳,最怕晒的人真是觉得快要窒息了。也许我有吸血鬼的血统,还记得高中军训站在大太阳底下,那时候一不懂得保养,二不知道紫外线的危害,于是就给自己找了这个毛病---紫外线过敏,被太阳晒到就像火烧一样的痛。

    昨天执着的看于晴的小说,我喜欢她的文字带给我的感觉,那种温和的,儒雅的,深刻的感觉,让我觉得生活...
  • Jul 10, 2007

    且共从容 - [奈何天。]

    我的茉莉开了,洁白的花朵,一室的芳香。


    在这小小的斗室之中,这一盆绿色的植物顽强的愉悦的生存着,自开自谢,从容优雅。

    每一多花苞的绽放,都是一次满足的成功。

    开过了,就谢去 ,也没有什么怨怼,只是自由快活的活着。

    生存的境界就在于这里。

    不是为了什么特别的目的,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生活,为了愉悦也好,为了什么也好,很多都是自然的行为,都是天生的秉性。...
  • 这一阵子经常会做噩梦。

    我知道这与我的生活有关,除了心里面那些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有一些我没有意识到的恐惧在悄悄流动。


    从噩梦中醒来,常常是一脸一身的汗。

    梦里面没有办法那么的冷静和超然,也没有那么敏捷的应对,多半是惴惴的,事情发生的又都是那么的突然,一下子就失控了,完全无法掌握。

    就像昨天玩的地心探险,在黑暗的空间里不停的转弯爬升下降,开始的时候还能喊的出来,后来只能紧紧的握住栏杆...
  • Jul 4, 2007

    关于游戏 - [奈何天。]

    今天终于有空上上博客,然后就发现,又被那个游戏点中了,有点无奈。


    不是说觉得这个游戏本身没有什么意思,而是觉得有点麻烦。上次被一个朋友点中也没有继续传下去,就是觉得麻烦,要回答问题,还要再让十个人去回答问题。这次又被一个朋友点中了,继续玩,我实在是觉得麻烦,不玩,又扫了大家的兴。我不知道第一个发起这个游戏的人是怎么策划的,仅仅是想知道一些问题的答案吗,如果是这样的初衷,那么尽可以直接的去问,如果不是为了答案,那么又是为了什么呢,娱乐?

    ...
  • Jun 30, 2007

    暗纹 - [奈何天。]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


    下雨也好,总比闷热闷热的好,虽然到处是水走路不大方便。

    那天忽然接到很久没有联系的师兄的电话,有点惊讶。

    算起来有两年没怎么联系了,感觉上交情也淡了许多。

    不过这次他给我电话,倒是觉得感情还是在的,只是各自的事情都比较多,心境不同,很多事情自然也就不同了。

    那时那刻的感觉是没有了,不过好在人都是往前走的。

    也不...
  • Jun 20, 2007

    坠入深海 - [奈何天。]

    清楚的记得在飞机看到的景象。


    飞机爬升的时候,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那一瞬间,终于知道悬浮在空中的感受。那感觉很奇异,好像心脏被一条细细的线撕扯着,一下子拉到了高空,没有着力点,却时时有下坠的趋势。

    降落的时候,好像整个人失控一头撞下去,伴随着巨大的轰鸣,然后安稳的落在地上。

    在飞机上,始终是精神恍惚的,好像是在另一个空间。

    大片大片的云朵在舷窗外散货的飘

    ...
  • Jun 8, 2007

    心有暖流 - [奈何天。]

    其实我是一个很容易温暖自己的人,或者说,心里面多半的时候是温暖平和


    也许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是冷硬的,好像是一个天生就不懂得温柔的女生,好像很难有好一点的心情,好像很难看到事情的阳光面,总是落寞的,沉郁的,尖刻的,不好相处的,但是正如静水刘深一样,表面的波澜总是一时的,我常说,我可以听到骨子里寂寞流动的声音,那是因为在暗流的深处,总有一些恒久的东西,不一定是时刻都存在的,但是确实不会彻底消失的。

    越是寂寞的人就越懂得温暖的珍贵。席娟...
  • Jun 4, 2007

    残酷 - [奈何天。]

    与人共事,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觉得是观念和做事情的态度,要认同同样的观念,才能有效的为一个目标努力。

    这一段时间一直觉得很压抑,不是我个人的问题,做事情没有方向,我努力的找方向,甚至不断的改进自己做事情的方法和方式,不能说没有学到东西,只是有时候觉得,好累好累。有点像大学毕业的时候做论文,每个星期导师都会变更方向和基调,那个时候就觉得好辛苦好辛苦,现在又是这样,那个时候导师是博导,很有实力,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所以那样对待我们,现在呢,...
  • May 31, 2007

    黯然魂伤 - [奈何天。]

    很多时候,一个人呆呆的,讲不出话来。


    丧失了语言,然而感觉却是如此的敏锐,连空气涌动的声音都听的那样清楚。

    最近渐渐开始在早晨似梦似醒的时候做梦,醒来后还能清楚的记得梦里的事情和自己做梦时的感受。越发梦的离奇,好多年前就已经成为苍白一片的东西又渐渐浮现开来,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武功密集,原本是白纸一张,占了水,有模糊的字迹显现出来,渐渐明朗。

    那么我的“水”是什么?
    ...